直播电商战场 何以成就岳家军

导读:岳家军们都到了吗,开播时间到了! 下午四点,岳笑非准时面对直播镜头,虽然是工作日,但刚开播就有不少粉丝涌入直播间和岳笑非互动。 今天播什么款你身上这件外套今天上吗,作为一个...

  “岳家军们都到了吗,开播时间到了!“

  下午四点,岳笑非准时面对直播镜头,虽然是工作日,但刚开播就有不少粉丝涌入直播间和岳笑非互动。

  “今天播什么款““你身上这件外套今天上吗”,作为一个习惯对粉丝有问必答的主播,岳笑非在回答一个个问题当中,开始了新一场的直播。

  欲问2020年中国经济最大的风口,直播经济无疑是其中之一。

  直播电商经过半年从喧嚣到冷静,试水者们终于明白:在商业领域,流量从来不是重点,最终拼的还是专业度和商业能力。各路蜂拥而来的流量直播平台,到了该反思的时候。

  8月20日,据商务部公布,上半年,电商直播超1000万场,活跃主播数超40万,观看人次超500亿,上架商品数超2000万。

  进入下半年,在不同的平台之间,直播带货业绩也出现了较大分化。频频翻车、首秀即巅峰再秀一落千丈成为了部分流量平台的直播常态。落差与分化每天都在发生,全民直播时代,直播带货怎样才能确保立于不败之地?

  “直播带货是一种眼球经济。”易观高级分析师陈涛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,这种眼球资源本身其实是稀缺的。

  对于一个消费者而言,在同一时间,纵然有十场乃至上百场直播同时进行,但他几乎只能盯着一块屏幕看,所以每一场直播能分配到的消费者观看时间终究是有限的。

  那么,对于抖音快手等流量平台而言,由于转化率较低且不稳定,为保证带货业绩,这些流量平台必然将流量资源投入到重点扶持的头部明星,将好时段、好位置的屏幕位留给头部明星,那么,其它的中小主播乃至于自播的商家自然无法获得流量支持,更不必说带货业绩。

  在这场流量的战争中,像岳家军这种能在短短60天从默默无闻到成为抖音头部的主播少之又少,这背后无论是机构,还是主播个人都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和探索。

  岳笑非此前在淘宝拥有50多万的粉丝,但那时她还叫“菠萝的肯豆”,今年签约了虎巴股份之后,她决定用真名“岳笑非“入驻抖音账号。今年6月属于岳家军的第一场抖音直播上线,这场几乎相当于从”0“开始的战役,虎巴和岳家军都需要足够的勇气向前冲。

  起步伊始,虎巴股份为岳笑非组建了一支专业的团队,从策划,运营,商务,技术支持各个环节帮助岳家军在抖音开辟疆土,无论从流量导入,还是选品、资源拓展上,虎巴股份作为背后机构,可以说是不遗余力地进行扶植,甚至用一部分自有品牌以低于市场价的优势给到岳笑非做支持,每当她遇到瓶颈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虎巴从老板到管理层都会第一时间和她进行沟通与心理支援,两个月中,无数日与夜的思索,开播,下播,选品,预热,开播……岳家军和她的团队咬牙坚持着,努力冲破小主播的平台流量权重壁垒,虎巴也时刻坚守策略,开拓自己的私域量池。

  岳笑非之所以叫岳家军,原因之一是她本人是岳飞的第27代后人,她抖音账号的背景图上也醒目地打着“抗金不拜金的岳飞后代“这样一句Slogan。这也符合了她直爽的性格和人设,她在直播间向来和粉丝实话实说,有问必答,在生活中她也是一贯如此。

  岳家军在选品时永远有两个雷打不动的原则:一是品质第一,二是底价出击。因为她认为,直播这个行业门槛低,甚至可以用“鱼目混杂”来形容,但是想要立足,必须要有足够的专业度,只有让消费者得到实实在在高质量的产品才能维持持久的生命力,才能为品牌有效赋能。

  岳家军在抖音上发布了过一个短视频,记录的是岳笑非在选品会议上和品牌商“硬刚”的画面,实际上这不是她第一次以这种方式谈判了,面对商家控价她会拍桌子,会据理力争。曾经有一次选品,她在争吵中冲出会议室,接完儿子电话在角落默默擦眼泪,几分钟后又冲回会议室,一字一句地对品牌代表说:“你愿意给到我说的价你有多少货我全包,如果不愿意我可以不播,你要清楚为我的粉丝谋福利是我做主播的最大意义。“最终岳笑非拿到了该品牌的全网底价。可以说,现如今各路人员一窝蜂扑进直播带货、网红变相骗取“出场费”等行为,都将会在大浪淘沙中淹没,2020年,直播带货行业有望从“人带货”到“货带人”,同时资源、资本、流量、品牌对专业度、商业能力的要求正越来越高。

  虎巴岳家军在一点一点创造属于自己的神话,至于整个电商直播,又何尝不是一个时代下的行业探索与破立。

沸点时尚网-宅男女神-的时尚网站,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E-mail:1308654573@qq.com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

关键词:
分享:
上一篇:水木情怀的惊世之作——密罗木冰川水多重系列养护 下一篇:蜜小美怎么样?蜜小美有没有效果?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